· 2Rich首页       · 理财规划       · 基金       · 新金融商品       · 保险       · 财经信息
【绩效表现】王亚伟私募业绩:重仓股被套 业绩跑输A股指数
   2016-04-19 14:32  

没有华夏基金的平台,没有范勇宏(华夏基金原总经理)的栽培,也就没有王亚伟。 
 
作为前“公募一哥”,王亚伟曾经代表的是基金行业最高级别的投研水平,但转投私募后却黯然失色。 
 
奔私后的王亚伟行事低调,鲜有对外披露基金信息。《第一财经日报》从相关渠道了解到了过去一段时间王亚伟的真实业绩。实际上,王亚伟进入私募行业后不仅没有续写曾经的辉煌,反而出现了一些败绩,比如其管理的几大基金跑输A股指数、重仓股被套牢等。 
 
王亚伟的前同事、华夏基金一位离职元老称,王亚伟的变化缘于失去了华夏基金强大的平台优势。“王亚伟的业绩在2003年应该是行业倒数,没有华夏基金的平台,没有范勇宏(华夏基金原总经理)的栽培,也就没有王亚伟。”该人士如此称。 
 
业绩跑输Wind全A指数 
 
格上理财数据显示,王亚伟成立的深圳千合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千合资本”)7只主基金分别为昀沣、千纸鹤1号、昀沣3号、云豹一号、昀沣2号、昀沣4号、千合紫荆1号,其中的6只由王亚伟操刀管理,仅千合紫荆1号基金由华夏基金原同事崔同魁管理。 
 
《第一财经日报》发现,王亚伟虽然业绩战胜了崔同魁,但却跑输了A股整体市场波动。 
 
千纸鹤1号便是一只没有跑赢A股指数的基金。格上理财统计显示,自2014年11月28日成立至2015年10月30日,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千纸鹤1号单位净值变为1.2749元,实现收益27.49%,同期衡量A股整体股票价格波动的万得全A指数涨幅达到了53.24%。亦即,上述接近一年的时间里,王亚伟管理的千纸鹤1号大幅跑输A股市场约25个百分点。 
 
王亚伟管理的昀沣3号的私募基金也大幅跑输了A股整体波动。在2015年1月13日成立至2015年10月30日期间,昀沣3号单位净值增长至1.0522元,总收益为5.22%,同期万得全A指数涨幅高达23.80%,超越王亚伟管理的昀沣3号业绩18个百分点以上。 
 
此外,云豹一号成立于2015年4月20日,至今未公开过净值。昀沣4号是目前有公开数据可查询的王亚伟千合资本旗下唯一一只跑赢A股整体表现的基金。2016年1月15日成立至3月15日的两个月内净值上涨4.22%,同期万得全A指数跌幅达到24.74%。 
 
以上可见,王亚伟过去一段时间的投资业绩难言出色,这与过去他在公募行业叱咤风云时的业绩相差甚远。 
 
Wind资讯统计,王亚伟在2005年12月末至2012年5月初管理华夏大盘期间,累计取得了约12倍收益,业绩回报年化收益率为50%,在同类77只基金中排名第一,大幅超过基准回报10倍以上。 
 
另一只他在华夏基金管理的华夏策略基金从2008年10月至2012年5月期间,尽管市场有较大幅度的调整,但王亚伟仍逆市取得了128.60%的收益,在30只同类基金中排名第一。 
 
“单打独斗的个人英雄主义时代已经过去,如何打造平台、如何磨合团队,越发重要。”上述王亚伟前同事说,私募基金最终必须突破创始人个人过往业绩的层面,必须突破单纯投资能力向平台能力的兼容。 
 
重仓股被套 
 
脱离了华夏基金的王亚伟,虽然头顶着原公募一哥的光环,但业绩却出现了大滑坡,不仅反映在上述基金表现一般,也体现于重仓股的操作上。 
 
格上理财统计,过去一段时间以来,王亚伟先后重仓了深纺织A、一汽轿车、三聚环保、红相电力、廊坊发展、国电南瑞、上海三毛、渤海轮渡等多只个股,涉及板块包括电子、汽车、房地产、化工等。 
 
但《第一财经日报》查询过往资料发现,王亚伟至少在渤海轮渡、国电南瑞、廊坊发展三只重仓股上操盘业绩不佳。 
 
去年二季度,王亚伟高位买入渤海轮渡。据渤海轮渡季报信息,截至2015年6月末,王亚伟管理私募基金昀沣、昀沣3号、千纸鹤1号分别持有渤海轮渡855万、790万、515.21万股,占流通股的比例分别为1.78%、1.64%、1.07%。 
 
从其后渤海轮渡的走势来看,王亚伟被套乃大概率事件。渤海轮渡在2015年二季度最高价23.98元、最低价为14.2元,均价为17.81元,截至当季末的收盘价为16.63元。随着股灾的发生,渤海轮渡股价很快遭遇腰斩。整个去年三季度,渤海轮渡跌幅达到44.5%,当季最高价17.28元,最低价8.15元,均价11.65元,收盘价为9.23元。 
 
去年三季度,对于渤海轮渡,王亚伟旗下基金进行了不同方向的操作。其中,昀沣、昀沣3号分别增仓53.32万股、109.34万股,占流通股的比例升至1.89%、1.87%,千纸鹤1号则减持了140万股,占流通股的比重降至0.78%。 
 
对于上述三只基金存在反向交易渤海轮渡的问题,上海一家私募基金内部人士对本报称,业内一般都是同一策略,要么一起买,要么一起卖。“有可能在两只基金增持完成后,王亚伟对渤海轮渡进行了全面减仓,而千纸鹤1号披露的数据则是减仓的开始。” 
 
然而,去年三季度之后,渤海轮渡股价保持弱势震荡,截至目前最高价仅为13.14元。这一价格低于渤海轮渡二季度(王亚伟首次买入的季度)的最低价14.2元。王亚伟似乎成了高位买入的接盘侠。 
 
如果说,被套渤海轮渡、国电南瑞多少是因为去年6月中旬发生的股灾,一切情有可原。但高买低卖廊坊发展、很大程度错过其重组机会则成为王亚伟奔私后被业内诟病的一大败笔。 
 
廊坊发展近日公告称,11、12日,恒大地产集团分别以每股15.28元和15.87元的价格合计买入廊坊发展1902.8万股,占廊坊发展总股本5.05%,成为其第二大股东。同时,它还发布了另一则公告,正在筹划重组,股票停牌。 
 
由此,坊间传言的恒大地产借壳登陆A股一事终于浮出水面。 
 
值得玩味的是,一向精于布局重组股的王亚伟却未能守得云开见月明。甚至,他的操作方式是反其道而行。2015年一季度,王亚伟携昀沣、千纸鹤1号、昀沣3号三只基金大举杀入廊坊发展。截至去年一季度末,三只基金持股数量为515万、266万、331万股,对应地占流通股的比例分别为1.35%、0.96%、0.87%。 
 
去年二季度,王亚伟继续高位加仓廊坊发展。截至去年二季度末,上述三只基金对廊坊发展的持股数量分别增加到了649万、440万、415万股,占流通股比例分别为1.71%、1.16%、1.09%。 
 
在牛市效应和王亚伟增仓等因素带动下,廊坊发展在去年二季度股价创出历史新高,股价最高冲至30.05元,当季最低价为17.87元,均价为22.81元。进入去年三季度,廊坊发展股价遭遇大跌。王亚伟“顺势”减仓。三只基金其间分别减持261.8254万、60.94万和85.7734万股,持股数量降至387.41万、380万、330万股。 
 
进入去年四季度,廊坊发展继续下跌。王亚伟继续减仓。昀沣、千纸鹤1号分别减持50万、70万股,持股数量降至330万、260万股。另一只基金昀沣3号在经过减持后,持股数量已经跌出了十大流通股股东的名单,而未公开披露。 
 
截至去年末,昀沣、千纸鹤1号合计持股数量为590万股,占流通股比重合计为1.53%,相比半年前,王亚伟已经减仓大半。纵观2015年一年,王亚伟在廊坊发展上,做了高位增持、低位减仓的举动。谁料减仓之后,廊坊发展摊上了恒大借壳的好事情。 
 
若无意外,一向以埋伏重组股而声名鹊起的王亚伟遭遇“踏空”。 
 
如今在私募的江湖中,王亚伟无疑是低调的,他管理的产品业绩情况鲜有公布,但离开了华夏基金后的王亚伟难言真正的出色。 
 
来源: 第一财经日报


     相关栏目更多新闻
      关键字:中国—基金—绩效表现        111
如果您对以上信息有任何疑问,请发E-Mail至:2rich@cecigroup.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