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理财规划 --> 预约财富人生 --> 专家开讲
证监会“围剿”
09/16 17:22   



作者:叶檀

中国股市风云激荡,一些正在经历集体清剿的机构个人,将要接受惩罚。

救市部队有“内奸”,这让市场大惊失色。内幕交易遍地、处处老鼠仓、甚至发生在救市时期,说明信用底线失守的市场,很难用正常的市场逻辑来衡量。分析到目前为止曝光或者已经接受处罚的案例,可以看出市场的几大软肋。

率先令市场哗然的是中信证券,中信证券事件有可能说明,股市救市长城是虚妄的,中国市场信用伤痕刻骨。

8月25日,新华社突然发布消息,中信证券徐某等8人涉嫌违法从事证券交易活动已被公安机关要求协助调查。

8月30日晚,新华社再发消息,中信证?此前被带走调查的8人中有4名高管因涉嫌内幕交易已被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并已交代了相关犯罪事实。上述涉事高管,分别为中信证券执行委员会委员、董事总经理徐刚,执行委员会委员、金融市场管理委员会主任刘威,金融业务部负责人房庆利,另类投资业务部总监陈荣杰,都是中信证券的核心人员。

中信证券是救市主力军,在股市恐慌性千股跌停时为国护盘,解救中小股民于水火,源源不断的资金聚集于救市部队之手,万千目光对准中信救市的四家营业部,情节陡然发生180度大转变,让普通投资者情何以堪?

在此之前,已有资深市场人士对救市发出质疑,国家队进入的一些业绩如垃圾般的中小盘股票,没有业绩,没有成长空间,股价高高在上,成为“王的女人”,市场出现“证金概念股”炒作潮。梅雁吉祥8月4日公布证金公司持股,12个交易日累计上涨150%,最高到每股10.84元,从此前5月28号的9元左右出逃,还可小有赢利。一夜之间,妖怪一般的股票乌鸡变凤凰,价格冲天而起,解救了被妖怪套住的投资“唐僧”。

市场正常时,很多人会怀疑其中可能存在老鼠仓,但在救市时期,没有人会在第一时间公开发出大胆质疑,因为没有人敢相信救市时用着银行的资金还会出丑闻。

市场情绪大致平复后的今天,网络流传出一则优美的爱情故事,某个投行大佬为国救市时,为了心中最珍贵的一段感情,不惜拉升垃圾股为心中的女神解套。这位女神从事私募基金工作,他们从纽约到曼谷的遮遮掩掩的珍贵的感情,使一切吸血举措变得合理。忘了说了,故事的背景被设置在曼谷而不是中国,这位大佬拉动垃圾股时,庄家因此脱身,股市因此继续颠簸,这是一则发生太多人血泪之上的爱情故事,过于奇幻。

随着监管层打击恶意做空及资金违规进出的举措升级,中信证券牵扯某些可疑外资做空A股市场的传闻还在发酵。所有这些,跟爱情无关,跟爱国无关,无论有没有爱情,无论是不是爱国,赤??的利益就放在那儿,让人心痒难熬。老鼠仓一直都有,不一定非要等爱情出现。

由于法治不彰与公民社会责权利边界不清,中小投资者受损要找权力机构,权力机构在获得更多的现实权利之外,承担了更多的道义责任,当权力机构自身成为道义的损害者时,最大的道德风险与经济灾难因此发生。权力机构到底有没有遴选出有操守底线、有专业能力的精英阶层,实际上成为稳定社会的枢纽。中信案例可能说明市场道德风险之高,高到需要百亿买单的地步。

还没有定论的中信情况复杂,证监会已经处理的券商案例就简单得多。

9月11日,证监会宣布,拟对华泰证券、海通证券、广发证券、方正证券、浙商期货做出行政处罚,上述五案已调查完毕,并进入告知听证程序。证监会对5家机构开出罚单,罚没近2.4亿元。

四家券商没有对外部接入的恒生HOMS、铭创、同花顺等系统实施有效管理,没有对相关客户身份情况进行清晰了解,没有采集终端信息、确定客户终端交易信息的真实、完整、准确、可读性等违反证券公司监督管理条例的行为;浙商期货通过简单系统安全性测试后,便将HOMS系统接入,在知晓该系统分账户功能的情况下,未把控、提示风险,违反期货交易管理条例有关规定。

从外部接入的帐户真实、准确,在配资疯狂期很难做到,你做到了真实、准确,配资市场就是他人的,收益与你无关。有了“阅后即焚”的互联网交易系统,更是如虎添翼,这是酸柠檬市场的本质,大家无底线竞争。

这些做法一度被视为创新典范受到追捧,而监管层推波助澜,今年4月13日起,A股市场全面放开“一人一户”限制,去年10月机构投资者和沪港通个人投资者率先解禁,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公司12日发布通知,明确自2015年4月13日起增加个人开户席位,上限是20个,当时N多人认为这是市场化改革举措,因为一个编码、通过中国结算,不会造成风险,现在我们知道,风险不在对倒,而在于配资融资。

在风险失控的热潮中,创新与合规中间的界线脆如薄纸,传统的高利贷被涂上了金粉。在一个动辄风险失控的市场,资源错误配置的市场,所谓的分账创新等,常常异化为传统骗局换个调子重新演奏。

我的手机经常收到短讯,“需要资金吗?某某配资公司为你服务,房屋抵押,三天到位”,“发票,发票,代开发票”,对这些显而易见的漏洞大家都已麻木,这不等于市场不酸,诚信非常奢侈。

我们生活在一个碰瓷老人不少的残酷现实中,却拥有乌托邦的理论境界,中间有令人惊心动魄的落差,金融市场的残酷常常假各种名义出现。

第三起案例与个人投资者有关。9月11日,周五证监会在例行发布会上公布的消息显示,证监会对马信琪涉嫌操纵暴风科技股票价格,孙国栋操纵西部证券、中科金材、如意集团、全通教育、深圳华强、暴风科技等13只股票价格两案审查完毕。证监会新闻发言人邓舸介绍,两起案件已进入告知听证程序。

所谓敢死队,凶猛泼辣,快进快出,两案的操作手法均是通过虚假申报等方法影响相应股票价格,并快速反向卖出获利,也就是报单后撤单,拉抬股价后卖出股票交易。这是幌骗交易,我们同样不以为怪,看到了最多感慨一声。

特别有能力、特别凶猛或者有各种租金的人,可以存活下来,这是市场对投资者的淘汰机制。

从机构到投资者,从政府到公民,信用建设远未完成,在投资色彩浓重的市场,动辄以美国有多少衍生品来论证中国需要同样的衍生品,动辄以成熟市场的结果来推论中国市场会有相同的结果是可笑的,很简单,中国不具备前提,集体诉讼与举证倒置这两项关键保护举措,到现在还没有落实到位。

对于中国市场而言,需要的不是定价权,而是公平的市场交易机制,不让某些机构、个人天然拥有盘剥的权利,这比煽动市场情绪,比高喊口号重要得多。

 
如果您对以上信息有任何疑问,请发E-Mail至:2rich@cecigroup.com